相关文章

杭州源清中学小发明家一年获21项国家专利

   再过一个多月,杭州源清中学一年一度的“创意节”就要开始了,以“环保、实践、创新”为主题的30多项创意活动将轮番登场,爱创意的设计师们也会被请来校园开讲座。

  提起“创意节”,源清中学的师生掩饰不住自豪,这是源清中学独有的文化节,而“创意”更是他们使用频率最高的一个词。过去一年里,源清中学有106份学生创意作品被国家专利局受理,21份还获得了国家专利。

  2013年春天,源清中学的“创意教育”开始萌芽。物理老师赵春健为学生们准备了选修课“创意与发明”,“在人的一生中,哪个年龄段的创造力最强呢?”第一节课,赵老师的开场白就像一个彩蛋炸开,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——

  “高中的时候,所以现在开课。”话音一落,爆发出一阵笑声。

  “二十多岁的时候!”有人不同意。

  “四五十岁的时候。”又是一阵笑……

  赵春健给出了答案:“科学家们研究确定的结果是十一二岁。也就是说,一个人的创造力在12岁之后如果没有适当引导,就会随着年龄的增加而慢慢衰退。”

  学生们停止了哄笑,一双双眼睛同时望向他。这个31岁的物理老师刚来学校不久,但听说是毕业于上海交大的物理学博士。

  “我开这门课就是想告诉你们,不要再让任何创意的念头从你们的脑海中一闪而过,把它们写下来、画出来,也许就是一项新的发明。你们每个人的身后都有一片创造的海洋,但你们愿不愿意转过身去舀出一勺海水呢?”

  那些坐在课堂里的学生,后来不仅转过了身,还踊跃跳入了大海。

  两次小发明

  前排坐着一个男生,名叫张璐泽,拍照的时候喜欢摆酷,他第一次听到老师不是鼓励他们努力做题,而是创造发明。

  张璐泽平时挤公交车上下学,常会看到有的人个子矮,抓扶手的时候很吃力,他想到了如何让公交车扶手可调节高低,并画了一幅草图,着重画了调节高低的关键——螺旋垫和布条。“可调节公交扶手,让乘车时身高不再成为你的硬伤,不再因为抓不稳而提心吊胆。”这是他写的文字说明。

  几个月之后,赵春健笑着将一个信封递给了他,“是国家专利局的授权通知书!”张璐泽兴奋极了!最不可思议的是,他做梦时梦到了一种新型衣架,这个衣架后来也让他获得了国家专利证书。

  第一堂创意课上,一个名叫项瑜的女生,剪着齐刘海,已经打算好将来读文科。“创意与发明是理科生的事情。”她这样想着,便坐在了教室最后一排。这一天正好下大雨,她盯着被雨水敲打着的窗玻璃,耳朵里不知不觉飘进了赵老师的话……

  项瑜也交上了一份创意——高层建筑外窗雨刷器。“由电动机带动一个杆子一上一下地伸缩,杆子上有雨刷……”项瑜说,这个创意就来自于上课时看到的被雨水敲打的窗玻璃,当时她在想:怎么清洗高层建筑的窗玻璃才更安全?

  这项创意为项瑜带来了第一本国家专利证书,而现在,她还有一项创意获得国家专利局授权,4项创意被国家专利局受理。

  “孩子们的创意让我看了眼前一亮,但是一查,已经不是新的了;有的创意看着普普通通,但居然就是新的。”赵春健有时会感觉有点儿意外,但是他说,只要是用心的创意,即使不能申请专利也会被编入《学生创意作品集》,在全校展出评比。“只要是创意,就值得鼓励。”

  5000份创意表

  现在,赵春健已经收到5000多份创意表。

  每次拿到创意表,他会先筛选一遍,然后送到学校聘请的“创意导师”手中进一步鉴定——之前有没有被人申请过?设计方案是否可行?如果结论为可以申请专利,导师们会重新制图、润色,使之达到申请材料的规范和标准。

  赵春健说,专利分技术专利和实用新型专利两种,前者要做出实物,从提出申请到拿到专利证书的周期长达两三年,而后者只需要一个设计方案,周期只要六七个月,源清中学申报的都是实用新型专利,可以让学生在校期间就得到激励。

  “科技局对申请专利有鼓励政策,学生得到的奖金不仅能偿付申请过程中的费用,还会有结余。”赵春健说,学校接下来想与高校合作,把学生们的创意3D打印成实物。

  随着一封封专利授权通知单的到来,学生们的创意热情猛涨,外校的中学生看到源清的朋友拿到专利,也都跃跃欲试:“我也有很多创意呢!你帮我带给你们学校的老师看看?”

  源清中学的老师认同这样一个理念:高中生的创意就像火花一样,随时可以冒出来,而好的教育应该是让孩子自然生长,不去压制他们内生的创新欲望。

  “在学生们最富奇思妙想的时候,让那些奇思妙想落地,让创造力成为他们一生的特质,这就是‘创意教育’。”一位源清中学的负责人说,高中新课改所倡导的“选择”,标志着一种更多元的评价模式正在建立——让不同的高中发展自己的特色,也让不同的孩子寻找到自信和成才之路。